当前位置:首页>>文化>>原创空间

高老头

发布时间:2019-08-16 14:53 亲朋棋牌:光明棋牌日报 大帅棋牌:陈祥鹏 波克棋牌:郑晓涵
村里的高老头,七十多岁了,长期独自生活,身子骨倒也硬朗得很,上山砍柴,下地种田,不在话下。

陈祥鹏

村里的高老头,七十多岁了,长期独自生活,身子骨倒也硬朗得很,上山砍柴,下地种田,不在话下。

儿子女儿也算孝顺,每年打工回来都会给高老头买几件新衣裳。如今,还给高老头配了大屏智能手机,可高老头只算得好婆娘账,扁担倒下来认不出是个一。

儿子隔三岔五打个电话,问下情况,道声平安,一再叮嘱高老头不要太辛苦,不要格外节约,不要把自己累病了。

高老头嘴上答应得很好,可一个人,一副碗筷,上顿下顿就算是龙酒凤肉,吃起来也和清水挂面没有两样,索然无味。

这天,也不知是吃了什么不合适的东西,高老头觉得肚子不舒服,天刚一黑,就早早爬上床躺下了。到了半夜,肚子里却翻江倒海般疼,他双手捂着肚子,摸索着爬起来上厕所。

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高老头刚摸进厕所,脚下一滑,摔了一跤,硬挺挺地倒在了冰冷的水泥地板上。要在平时高老头一蹦就起来了,摔这一跤根本算不了什么,可今天情况特殊,他有内急。

躺在地上的高老头,不由得老泪纵横,悲上心来。想着自己儿子女儿一大家人,到老来一个人在家,上个厕所都没人扶,和村里的五保没什么两样,真要是一口气不来,不要说养老送终,就连给亲朋送信的人都没有,不由伤心地哭了起来。

哭过一阵后,似乎觉得肚子没有先前疼得厉害了,高老头挣扎着爬起来在床上躺下,犹自伤神。眼睁睁地熬了一通夜。接后两天,他不吃不喝,躺在床上生闷气,儿子姑娘打来电话,他充耳不闻,死活不接电话。

这可急坏了在外的儿子女儿们,电话打不通,两眼一抹黑,不知家里的情况,不知道老头子是死是活,便急着请人去家里一探究竟。

“你爹只怕是有问题,你们最好还是回来看看,钱是挣不完的。”邻居回了电话。

看来事态严重,情况不妙,两天不到,儿子女儿女婿孙子,一二十人陆陆续续围在了高老头身边,除了儿孙进门时他在喉咙里哼了一声,就再也不言不语了。

儿孙们也是束手无策,众人一商议,老头肯定是病了。有病当然要住院,大家前呼后拥,风风火火把高老头送到了镇上的医院,医生一番望闻问切,结果无大碍,就是心病,无须住院。挂了几天葡萄糖,在医生的再三催促下,大家将高老头接回家中。此后,儿孙们轮番上阵,悉心照顾,捶背的捶背,揉腿的揉腿,端茶送水,就连上个厕所也一个背,两个扶。

高老头也一扫阴霾,逐渐眉开眼笑,喜上心来,慢慢和大家东拉西扯,拉家常,扯闲话,聊趣事。

“您前段时间到底是怎么搞的?不吃不喝不说话,把我们都差点吓掉魂了,还以为您得了哑口症呢。”

又提伤心事,高老头的心情瞬间晴转多云,一脸黯然。

“您倒是说啊,让我们心里有个底啊?”

“是啊,是啊,我们都是您的后人,有什么事就和我们说,不要闷在心里,小心憋出病来。”

子女们都想知道原因。

“外公是想要爸爸背着上厕所,我看到爸爸背着外公上厕所时,外公笑嘻嘻的。”

“才不是呢,爷爷是想我们陪着他,我们都回来了爷爷才笑嘻嘻的。”

两个孙子也争了起来。

高老头招架不住大家的轮番盘问,随口说道:“呵呵,我没什么毛病,半截进土了,管不了几个初一十五了,就是有点想念你们,想你们回来看看我。”

“哎哟,真有您的,想我们就打电话啊,多大个事啊,还闹出这么一出好戏,都还以为您病了。”

“估计是老糊涂了,害得我们和奔丧一样,拼死命往家里赶,这个月全勤奖又吹了……”

“您啊,真是到老了还学着耍心眼儿了,哎,看到您没事我们也就放心了。”

“哼,你这个高老头,真是坏得很……”

大家你一言我一语,陪着高老头嘘寒问暖,说说笑笑。最后又聊到各自外出的日程,都在家守着高老头也不是个办法,都要养家糊口,挣点银子才是出路。

几天后,大家出发,远去他乡,打工赚钱谋发展。高老头一直把子女们送到家门外的岔路口,目送着大家的背影在自己的视线消失,才一个人慢慢吞吞走回家,路过茅房,顺手拿了一只木桶,放到了自己睡觉的床前。

责任波克棋牌:郑晓涵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