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>旅游>>人文地理

山青村,时光边缘的古村落

发布时间:2019-07-19 10:31 来源:恩施日报 作者:周艳丽 编辑:刘艳

记者 周艳丽 文/图

山青村,利川市毛坝镇下辖的一个行政村。以青山绿水得名,在利川市东南50公里处、毛坝集镇西北,是由市文物局认定的少数民族特色村寨。2014年入选由住建部、国家文物局、国家旅游局等联合发文公布的第三批“中国传统村落”。

“革腊溪”是条凶猛的河

山如青黛,水如明眸,便是山青村的模样。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,一个承载着近百年历史的传统村落,古人更是称其“山青村”,可见这一带自然生态保存之良好。

利川元堡乡与沙溪乡交界的麻山,公路似玉带缠绕在山间云端,延伸至山脚下,就到了毛坝乡山青村。海拔越来越低,地势越来越平缓,从高山峡谷涌下的溪水给沉闷的大山增添了些许灵动。一条无名溪流顺着陡峭的山势,绕过灌木丛,淌过碎石沟,穿过山洞,一路欢畅,从西边流向村口。

山青村东边也有一溪流,由上游元堡乡大岩洞流下,流程约两公里,流至村口,当地人称其“革腊溪”。待从老辈人口口相传下来,已变成当地人口中的“疙瘩溪”。

经考察调研,中国民俗文化专家、原利川市文物管理所所长谭宗派认为,“疙瘩溪”的发音应是土家语“革腊溪”,意思是“凶猛的河”。只因年代久远,口口相传,才造成发音有变。

“凶猛的河”是有来历的。当地老人告诉我们,以前,革腊溪上游元堡一带盛行烧制木炭,植被遭到大肆砍伐,导致水土流失严重,暴雨季节,河里涨水,山洪暴发,溪水似凶猛的野兽俯冲而下,下游山青村农田被淹,河道淤积,房屋被冲毁,一片狼藉。这一历史影像,恰好证实了“革腊溪”确实是“凶猛的河”。

随着经济发展,村民环保意识增强,上游植被逐渐恢复,如今已不见当年荒芜的影子,只有一片郁郁葱葱。革腊溪也一改往日的凶猛,变得温柔,而这一段尘封的历史随着潺潺流水声似乎早已淡出人们的记忆。

革腊溪蜿蜒曲折,在山青村村委会处,与村口的无名溪流汇合。为纪念贺龙元帅曾在此行军、驻军,当地将汇合后的河流改为“迴龙河”,河水蜿蜒迂回,流向邻近的夹壁村。回流处,是一片片茶园,一栋栋民居,茶园绕民居,绿水环青山,错落有致,相得益彰。

燕子岩有棵古楠木

山青村属于典型的季风性山地湿润气候,境内气候温和,四季分明,降雨量充沛,植被茂盛,物种繁多,自然资源丰富。

得知山青村燕子岩有一棵树龄近百年的楠木,我们一行尤为兴奋。毕竟是稀有树种,又有这么长的历史,想立即一睹其芳容。

去燕子岩的路上,远处,群山沉默;小河沟里,溪水淙淙;古老的吊脚楼掩映在山林中,隐约可见其斑驳。因这些房屋多是年久失修,主人家早已搬至山下的安置房,所以呈现“人去楼空”的景象,有几分神秘,有几分沧桑。

偶尔有鸟叫声打破这万籁俱寂的景象,用“鸟鸣山更幽”形容这一带,一点也不为过。

来到燕子岩脚下,仰视,远处山峦的形状真有几分燕子从高空俯冲的模样,山头尤其像燕子剪刀似的尾巴。

翻山越岭,终于到达一处断壁残垣处,左边便是一大片竹林。村里的向导告诉我们,古楠木树就在附近。而我们却被眼前的风景留住脚步:漫山遍野,有风拂过,竹浪如海,远者苍翠连绵,近者横笛竖萧,如诗意画卷,美不胜收。

曾几何时,这漫山的竹林,造就了这一带传统民间工艺——造纸。据说这纸张主要用于民间祭祀。只是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,这一民间工艺已经逐步退出历史舞台,成为远古的记忆和回响。

走进竹林,拨开层层荆棘,一棵粗壮的楠木显露出来,只见树干通直,大概需要两个成年人才能合抱,树顶似伞盖,遮天蔽日,树形修长而曼妙。树干三米高处,开始分出枝干来,遒劲有力,向上伸张。细看,楠木枝条较细,叶子是革质的,呈椭圆形或披针形。据说,每年四五月花期时,楠木开满白色或浅黄色小花,便是这个山头独有的景致。

楠木树木材有香气,纹理直而且质地细密,不易变形、开裂,是建筑、高级家具等的优良木材。当地老人告诉我们,此楠木自他们记忆起就长在这片山林,是附近几个村民小组共同守护的宝贝,无人觊觎。

不论是古楠木,还是漫山的竹林,或是其他珍稀物种,我想都是大自然对山青村的馈赠,才使这片土地充满生机与活力。

刘家湾大院有故事

传统村落被认为是农耕文明村落民居的“活化石”。山青村在清代建村,是毛坝镇保存原始风貌最完整的村落之一。至2016年,该村存有22栋保存完好的吊脚楼。依山临水而建的吊脚楼,蕴含着“占天不占地,天平地不平”的道理。

村内青山环绕,河流纵横,村落建筑绝大部分分布在溪岸两侧,沿溪有一条水泥路 3019 通达家家户户。

全村10个村民小组174户,主要姓氏有张、彭、袁、田、刘、游等,以土家族、苗族为主。其中刘姓人家是该村的大户,主要聚居在刘家湾大院6000平方米的土地上。能想象,这里也曾经炊烟袅袅,男耕女织、鸡鸣狗吠,五谷丰登,是一个有故事的地方。

红木墙,小青瓦,花格窗,司檐悬空,走马转角,院后茂林修竹,院前青石板铺路。

这是刘家湾老支书刘玉和家的老房子,一座上百年的吊脚楼,一瓦一木无不彰显它的古朴久远。吊脚楼中间为堂屋,左右两边为饶间,作居住、做饭之用。饶间以中柱为界分为两半,前面作火炕,后面作卧室。吊脚楼上有绕楼的曲廊。

古人在吊脚楼的选址上也十分讲究,因为这是祖祖辈辈生活居住的主要场所,所以他们选择了半立陆地、半靠山水,依山就势而建。

出吊脚楼往右不足20米,有一处坟茔,葬着刘玉和老人的两位祖祖,即刘魁夫妇墓。墓地建于光绪三十三年,坐西朝东,占地60平方米,由牌坊、墓碑、坟茔三部分组成。牌坊四柱三厢三重,通高4.9米,宽3.4米,厚0.38米,一层中间为门洞,两厢刻碑序、墓志,边上驼峰式抱鼓刻龙凤图案;二重额嵌“长安乐”匾;三重浮雕“三星高照”和“一团和气”人物图案。牌坊后1.8米立三厢抱鼓式墓碑,型制与牌坊相仿,体量稍小。墓碑后坟茔用规整条石砌成六边形,保存较好,对研究当地人文、习俗及石刻艺术具有重要价值。

如今的刘家湾,石板路上布满了青苔,不少青瓦房已斑驳,既保存了古老的原生态传统风貌,也有许多新的文化元素融入。仿佛穿越了时空,更迭了记忆,让人感悟岁月流逝……那些曾经凝结了上百年农耕文明的吊脚楼,见证过曾经的辉煌,正向后来者诉说遥远的故事。

采访手记

到过许多村寨,看过许多山头,行过许多山路,淌过许多河流,却只在山青村遇到梦里的乡愁。来到山青村,恰似一场没有预兆的穿越,时光在这里是静止的。这里泉水清澈,绿荫蔽日,民风淳朴,空气清新,是休闲养生、摄影、写生的好去处。

责任编辑:刘艳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