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>文化>>历史文化

小河口旧事

发布时间:2019-07-05 11:13 来源:恩施日报 作者:向远志 编辑:王晓蓉

向远志

从宣恩县沙道沟集镇北上6.5公里,便到了一个叫小河口的地方,这里是酉水与其支流林家河的交汇处。沙道至沙坪的乡道沿着酉水西岸依山傍水而上。从这里到酉水源头的锣鼓川约65公里,至林家河源头辽叶车湾约30公里。此处建有一座连接酉水东西两岸的石拱桥,长约30米,高约15米,很像语文课本上所描述的河北赵县洨河上的赵州桥,通往木龙寨贡米梯田景区的公路从桥东头沿林家河向北延伸。

小河口大桥的中间,是一脚踏五村之处。酉水西岸正对着桥头的候车亭中线是水田坝与麻柳村交界处,桥的北面约三四亩的小三角洲,是官庄与赵家坝两村交界点,而酉水东岸的桥头则是赵家坝与上洞两村交界之处,而这五村的交汇点就在这桥的中心。

风和日丽的初夏,峡谷两面的山上一片浓绿,鸟声应答,婉转抑扬,与河水的涛声及谷风的响声混成一片。谷风的清爽与河面水气的湿润,让人百骸皆舒。

站在桥的北侧,扶栏俯视,酉水碧如翡翠且清澈见底,而林家河的水则温情脉脉,水花轻泛,在阳光下如同从水面 3487 起的一把把珍珠。雨季,大小两条河十分奇特地变化各异,大雨之时,两条河皆因山洪暴涨而浑浊。待雨过天晴时,酉水则浑而色绿,即所谓的“绿豆水”。而林家河的水则清澈发亮,在两河交汇处形成明显的分界。若雨势适中,林家河则黄而浑浊,酉水却碧绿如玉,两河交汇处依然“泾渭”分明。

在小河口大桥东头约百米的悬崖上有一座奇特的山峰,如一尊雄狮立于石壁之上,在小河口以下两百余米处观看,其张牙舞爪,狰狞可怖。在桥的西头观看则憨萌可掬,过桥后看则似睡眼惺忪。

从酉水西岸过桥后,从林家河口上行约1公里处有一何姓人家,其屋走向与河流垂直,屋后有两块同等大小的巨石并立,如情侣相拥,人称“夫妻石”。而何家的房子在夫妻石的映衬下却显得非常渺小了。

当地相传,在很久很久以前,林家河的水流到小河口处时,被一条从天而降的黑龙化为石壁挡住,大水便涨满了山谷,淹没了沿河的村庄。住在小河口处的一对年轻夫妻为了解救人们的苦难挺身而出,一锄一锄地挖着黑龙化成的石壁,他们的行为触怒了黑龙,黑龙便张开血盆大口吞下了这对夫妻。而这对夫妻却在黑龙的腹内化为两块巨石,撑破黑龙的腹腔,黑龙化成的石壁便裂开了一个豁口,林家河两岸的水患得以解除,而这对夫妻却永远地化为巨石守护着林家河口。

从小河口通往木龙寨贡米核心基地的公路建于上世纪80年代末。此前林家河沿岸各村的人们去沙道集镇赶场,有两条路可走,一条是从小河口上面四公里处的铁丝窝翻越约八百米高的鸦雀岩,取道松树坪到达沙道集镇。另一条则是从小河口过酉水后,沿酉水东岸取道水田坝与上洞坪到沙道集镇。

由于交通不便,人们去沙道集镇一趟极不方便,很多老人甚至一生都没有到过沙道集镇。在没涨大水的时候人们去沙道集镇上赶场大多从小河口乘渡船过河。若下大雨酉水暴涨,渡船无法往来于两岸之间时,人们就只能从铁丝窝翻越鸦雀岩了。

小河口开渡船的船老大是个叫田长生的老汉,因他浑身长满体毛,人们便叫他“田毛人”,随着岁月的流逝与人们的口口相传,大家就只记得他叫田毛人了,而其真实姓名反而被人们淡忘。

田毛人住在酉水东岸的木头房子里,每天在岸边烧上一壶茶,以便过往两岸的客人们解渴之用。夏天他将茶放凉后给客人解去一路暑热,冬天则将那把古铜茶壶架在土炉之上,让被寒风吹得瑟瑟发抖的客人喝下,待身子暖和后再将其渡至对岸。对岸来的客人只需在岸边高喊一声:“田老大,请接我过河哟!”喊声在谷中回荡,穿越河水的吼声与风声传到田毛人的耳中。他便也高声回道:“好嘞!”然后便将木船撑过对岸,将人接过河来,然后请客人喝过茶后再离开。至于船钱,多少由客人给,一般收1角钱,有时有过河的学生就收几分钱。

在田毛人之前,是他的父亲田青山在小河口摆渡。当年红军在鹤峰与国民党反动派战斗时失利,只剩下了三百余人,在转移途中来到小河口。当时敌人追赶甚急,又因刚下过大雨,导致酉水暴涨,而无法过河。如果走回头路从铁丝窝翻越鸦雀岩,就有可能遇上追来的敌人。田青山听说是红军到了,便不顾危险,一趟一趟地将三百余人渡到了对岸。刚渡完,敌人的追兵便到了,不过他们也只能望河兴叹了。至于田青山后来怎么样了,现已无法考证,因为田毛人已去世二十多年,他的女儿也嫁到了远方而不知所踪了。

现在道路通达,人们往返于两岸已经非常便捷。青山巍巍,绿水长流,往事依稀,小河口也仍然见证着时代的变迁。

责任编辑:王晓蓉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