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>文化>>阅读连载

有颜色的生活

发布时间:2014-07-31 09:41 大帅棋牌:胡慧芳 浏览:0次
这样的时光,适合穿上长裙,着平底凉鞋,踩着树影下碎碎的阳光,听鸟儿把天地叫宽。鸡零狗碎的光阴中,在柔软的心上种一朵花,能听见它成长的声音,能看见它盛开的颜色。

胡慧芳

雨下得太久,贡水一半浑浊,一半明澈,像一个人独行在城市与乡野的交界线上,痴迷于放纵与收敛,热情与淡薄间的唯美景致。

友人问,最近还好吗?我说,混日子,友人说,写点什么吧,你好久不写字了,我说,写不出,很干脆。没有阳光的小城让人慵懒,还有点小颓靡。走进中岁,越活越慌张,越活越恐惧,恐惧青春的消逝、容颜的衰老。恐惧天灾某一刻没有准备的降临。恐惧生活改变了模样不是一直这样的好。恐惧羸弱的身躯有一天也躺在病榻上,人比黄花瘦……这患得患失的心情也是逐渐老去的状态么?友人说,你应该找到一种信仰的力量带领你,我说,就自己带着自己吧,能走到哪里就到哪里。

厌了这样的颓颜,开始期待阳光的来临,天空要是蓝色,无论怎样的蓝,都好。许是心有坚持,一日阳光终于挤破云层,倔强地照在贡水上,楼下颓败的花园清晰地显现月季初绽的羞涩,办公桌、书架、地板,到处都染着暖暖的晕,甚至连窗台上落着的灰都给人尘世的安心。这样的时光,适合穿上长裙,着平底凉鞋,踩着树影下碎碎的阳光,听鸟儿把天地叫宽。有青色素服的女子从身旁经过,一双明亮的眼睛让人温暖,小禅说这样的女子是宋徽宗笔下的雨破天青色。一路走,一路赏,想这时光终究舍不得弃我,一路风雨,走到今日,无仇恨作梗,无嗔怒截路,放下得失,你在,我在,天地在,这样真好。

贡水泛起微澜,微风拂过,风情街的楼房里飘荡着俗世的清欢,人们在朴素的烟火里各自守着各自的好,我的小城原来早有了翡翠的光泽,闪着苍绿的颜色。

小雨说:“明日休息都来我家吃饺子吧,我自己给你们做。”等我们都聚到她家的时候,“雨氏饺子”已经一列一列的铺陈在桌上。银耳汤、绿豆粥、冰冻西瓜,厨房里是锅碗瓢盆的交响曲,小雨的脸上有清晰的汗珠,她一整天的辛劳只为等待我们的到来。

梅梅用筷子挑起一个快要进嘴的饺子,仔细端详一番说:“人生就像饺子,岁月是皮,经历是馅。酸甜苦辣皆滋味。”涛涛接着说:“饺子捏似月牙弯,素洁浓郁沁芬芳。”大家你一言,我一语,“雨氏饺子”顿时风雅起来。小雨一言不发,站在一旁浅笑,忽然觉得这个相夫教子的女人,生活状态那么轻盈,心里满满的都是爱,言谈举止也透着被爱浸润的灵气,如果要用一种颜色来形容她,那该是什么呢?粉紫,对,就是这种伸手一握就想捧在手心的颜色,有点浪漫却不忧郁,有点甜美却不失端庄。柔情、怡然、贤淑,这样想着,眼前的小雨和心上的粉紫竟都那么妥帖。

听我用一种颜色形容了小雨,芳在一旁嚷开了,那我是什么颜色,我是什么颜色呢?梅梅说:“你就像一颗风信子,当风把你吹进空中,你能欢快地跳舞,当风把你落入泥土,你能鲜活地生根、发?、开花,你走到哪里,哪里就是春天。”我说:“这样随性又热情的颜色应该是柠檬黄了,它用一种亮丽去彰显单纯又富有激情的人生。”芳随即开心起来,并大声向每一个人宣布她很喜欢柠檬黄。整个下午,我们在“雨氏饺子”的温情中细细描述属于每一个人的颜色,比如,涛涛的从容闲适像盛放在空中的浅蓝,没有东张西望,所以日子不慌不忙。梅梅貌似祖母绿一般,乍一看有些沉重、厚实,其实,那里面包裹着玲珑剔透。翔永远是一株翠绿的树,生长着生命的青葱。而我,一如既往喜欢妖姬蓝,清冷、孤傲,就做张爱玲笔下的那朵花,从尘埃里也能开出优雅……笃定于光阴的沉稳,安逸于生命的常情,小雨说,这样的日子就是现实安稳,岁月静好。

那一天的黄昏,我们沿着贡水走了很长的路,流水淙淙,淌动着小城的红尘春秋,生活里琐碎的悲欢被贡水带走很远很远。这般年岁,生活或许就是日复一日的重复。惟愿,俗务操劳中不至折了触角,能于阳春三月感受到彩蝶翩跹枝头的喜悦,萧瑟秋凉中体会一枚黄叶落地的寂寞。

鸡零狗碎的光阴中,在柔软的心上种一朵花,能听见它成长的声音,能看见它盛开的颜色。
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