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>文化>>阅读连载

偎依乡土垒起精神家园:郝在春诗歌创作印象

发布时间:2014-07-31 09:42 大帅棋牌:杨昌祥 波克棋牌:向磊 浏览:0次
尽管之前编校过这本诗集的电子稿,拿到新书以后,仍然爱不释手,从头到尾再读一遍。书名改得很好———《掌心里的乡土》,正彰显了在春对乡土的钟情和珍爱,以及期望。

杨昌祥

“选择诗歌是为了更加诗意的生活。”土家族诗人郝在春观点鲜明,态度诚恳,追求执著。诗歌既是他生活的一部分,也是他构建精神家园的一种方式。

越是未知,越是渴望。当我们潜意识中的精神需求被上个世纪80年代的新时期文学春风唤醒后,便开始了艰难的跋涉,有着相同爱好的一群年轻人聚集起来,追寻艺术生活,文学成为最爱,也因此有了建始县景阳镇第一个文学团体——由我发起创办的《小江南》民族文学社。当时在光明棋牌农校就读并担任该校《新蕾》文学社主编的郝在春很快与我相识,文学是我们的“红娘”,两个年轻人自此“联姻”,共同构筑文学之梦。这么多年来,在春对诗歌创作不离不弃,深情拥抱故乡,紧紧依偎乡土,细心营造诗意生活,精心构筑精神家园,努力改变贫瘠故土的文化生态,给诗坛带来不同寻常的山野清风和城乡哲思。

在春写诗不急不躁,不求名逐利,总以自己内心真切的感受诗化生活,既深深扎根乡土,又紧贴时代脉搏,衍生一片枝繁叶茂的现代诗歌森林。

早年,才华初露的在春走出校园,却并未如愿分配,不得不与农民兄弟一道,汇入南下打工大潮,谋求一份生计。初期打工时代飘泊不定,辛苦超出想象,好不容易找一份工作,常常加班到深夜,劳累一天的在春仍坚守诗歌理想,下夜班后窝在闷热的出租屋里写诗,时有诗作见诸《星星诗刊》《民族文学》《青年诗人》《佛山文艺》《江河文学》等,还获得过《星星》《芳草》诗歌奖。数年之后,在春返回家乡创业,在官店做起了家电生意,或许是商海忙碌,好久没见在春作品,以为他放弃了诗歌写作,便不时追问。他说,一直在写诗,哪怕写得不多,也不会放弃。2001年,我到建始报社从事副刊波克棋牌后,曾向在春约稿,他不仅连续投来乡土意蕴深厚的诗歌,还按我指定的家乡风情、历史、人文题材创作了一些散文。

网络论坛热起来那会儿,在春也到一些诗歌论坛和原创文学论坛溜达,与文友们真心交流,并跨越了国界,有作品被加拿大诗刊《北美枫》选发。《第三条道路》《晚报文萃》等也相继选载在春的诗歌。在春依偎乡土,坚守乡土,改善乡土,锻造乡土,默默地写他的诗,偶尔发表他的看法,从不卷入论坛的诗歌争霸战。任尔硝烟四起,我自岿然不动。把诗写好才是最重要的,其他都一文不值。今年1月,我在中山迎来了他的首部诗集《掌心里的乡土》(线装书局2013年12月出版),心中溢满春暖花开的欣喜。

尽管之前编校过这本诗集的电子稿,拿到新书以后,仍然爱不释手,从头到尾再读一遍。乡土气息,现实思考,浓郁情思,精神追求,一一自书香中弥散开来。书名改得很好———《掌心里的乡土》,正彰显了在春对乡土的钟情和珍爱,以及期望。他的诗歌,就是故土走向文明的变迁史,就是诗人守护家园、革新家园的心灵史,更是诗人以乡土为基石给父老乡亲搭建的新型精神家园。

随着时代的变迁,社会的转型,城乡的融合,乡土作为文学的意象似乎被大多作家、诗人淡漠了,或者正在日渐隐退历史舞台。而土生土长的郝在春,仍然牢牢抓住乡土的命根,挚情地抒写乡土的命运,淳朴,亲切,无私,悲悯,乃至疼痛,都在他的诗句里蓬勃生长。《喂鸡》写出了游子的依恋和母亲的坚韧:“母亲晾在手中的谷粒/擦亮了鸡的眼睛/母亲对鸡的呼唤/让我倍加温暖可亲//撒完了食物/母亲拍手挥挥手/鸡们仍不离去/前呼后拥中/母亲没有我们离开的孤独。”从《草根》里,我们不难看出诗人的民间情怀和奉献精神:“我要赶在黎明到来之前/将人世间更多美好的事情/凝聚成朝露/并收藏到生命的根部/花开花落之后给季节留下一个笑容。”

在春写诗视乡土为命脉,以此为根,追随时代脚步,对转型时期风云变幻的城乡生活做出了精准的把握,有讴歌,也有沉思;有痛苦,也有欢欣;有失意,也有希望。《当下》《在黄鹤楼撞吉祥钟》《叫一声兄弟》《循礼门饭店》《城市没有屋檐》《回归故里》《疯子眼中的城市》等,都是不可多得的佳作。

在春在《掌心里的乡土》后记中写道:“我家祖屋后面是大山,山的缝隙处是古栈道,祖父时代盐贩子将这条青石板铺就的路面打磨得很光滑。小时候我常常喜欢一个人爬上去,喜欢爬到山腰再俯瞰我山脚下的家园。”由此看出,诗人与众不同,儿时心中就有一种对家园的审视,正是这种由衷的审视,自然而然滋生了他的诗歌梦想:开垦故乡的文化荒漠,建构文明的精神家园,与现代生活保持同步,让父老乡亲活得更幸福更有尊严。

责任波克棋牌:向磊
0